国家应急救援指挥中心
  个人邮件
首页 > 综合部 > 正文
中国安全生产报:救人,他永远拼在第一线——记四川省宜宾市安监局矿山救护队队员杨建刚
国家安全生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网站 2016/11/17 稿件来源:中国安全生产报
【字号 打印本页
 Error 501--Not Implemented

救人,他永远拼在第一线

——记四川省宜宾市安监局矿山救护队队员杨建刚

姓名:杨建刚

安监征程:十年

人物印象:踏实勤奋,小身躯蕴藏大能量

工作期许:做好本职工作,为团胜村的百姓谋富裕

“救护队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由于要参加各类灾害事故抢险救援,所以我们必须时刻处于待命状态,平时训练比较辛苦,要求比较高。”

“救援工作就是与时间赛跑,一点儿耽误不得!”

“当我看到幸存者的时候,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

“一个人在一个岗位,要实现自身价值,就要先做合格,再做优秀,我一直这么坚持。”

杨建刚今年34岁,这是很多“80后”拼搏向上、收获成绩的年龄,而身高1.6米出头的杨建刚,却毅然决然地回到农村,投身扶贫事业,为四川省宜宾市珙县上罗镇团胜村的百姓谋富裕。

无论是踩着最高年龄线考入救护队,还是第一时间深入井下进行应急处置;无论是奔赴地震灾区开展救援,还是扎根农村扶贫攻坚,十年来,杨建刚最大的敌人就是时间。

幸运的是,杨建刚凭借着自己的辛勤努力,在这场与时间的较量中,从未输过。

杨建刚告诉记者,这十年,他的工作始终如一,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给百姓寻活路。

 

宜宾市地处川、滇、黔交界处,东靠长江,西接大小凉山,地形以中低山地和丘陵为主,岭谷相间。当地矿产资源丰富,煤炭储量高达53亿吨,同时还有天然气、页岩气、硫铁矿等。这就导致了宜宾市地质灾害、矿山灾害多发。

早在1984年,宜宾市便组建了矿山救护队。建队以来,该队一直秉承着“以训代练、以练代战”的传统,在加强灾害事故模拟训练的同时,不断提高救援实战能力。

200675日,宜宾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印发通知,宜宾市矿山救护队主管部门改为“宜宾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并为救护队增加12个编制,单位总编制数增至40个。

此时,正在农村从事计生工作的杨建刚便利用这次机会,考入宜宾市矿山救护队,一干就是十年。

“救护队公招时,明确要求年龄不能超过25岁,而我当时刚满25岁。”杨建刚说。踩着线考入救护队后,他才知道,在这批新公招的队员中,他是年龄最大的。这给了杨建刚很大的心理压力:必须付出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绝不能“掉链子”。

宜宾市矿山救护队训练场是杨建刚最熟悉的地方,这是杨建刚的第二个“家”,他几乎每天都在这里训练。

每天早上6点钟起床,620分开始负重15公斤跑步5公里,早饭过后开始力量训练,下午是野外训练和体能训练……救护队的生活每天都这般枯燥重复,很多年轻队员适应不了,便离队了,但杨建刚坚持了下来。

“救护队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由于要参加各类灾害事故抢险救援,所以我们必须时刻处于待命状态,平时训练比较辛苦,要求比较高。”杨建刚告诉记者,矿山救援工作与其他工作最大的不同,就是每当矿难发生时,矿工们往外跑,但队员们却得迎着危险往里冲。

杨建刚还清晰地记得他第一次迎着危险往井下冲的时候,就是在他入队的3个月后。

200611月,宜宾市茶叶站煤矿发生一起透水事故。此时,杨建刚和他的队友刚刚结束为期3个月的岗前培训。为了锻炼新人,在这次救援过程中,救护队要求新队员冲锋陷阵。

第一次面对井下复杂的生产环境,第一次面对生与死的较量,很多队员从救援现场出来后便开始做噩梦。从那时候开始,杨建刚深刻地认识到,救援的饭碗不好端。

为此,杨建刚更加注重提高自己的实战能力。为了使自己的体能迅速提高,他有意识地增加了训练强度和难度:每天3个小时的高强度体能训练、每月负重30公斤的万米配机行走拉练、每季度模拟灾区高温浓烟演习训练……十年下来,杨建刚已经记不清磨破了多少双鞋,手脚上长了多少层老茧。

而在这十年间,与他同批考入救护队的10名队员,也只剩下2名。

 

杨建刚在救护队站稳脚跟之后,就不得不面对更多的灾难和矿山事故。

杨建刚刚加入宜宾市矿山救护队的那几年,煤炭的行情特别好,当时全市煤矿达到几百座,但随之而来的是煤矿生产安全事故频发。“每年都得发生五六起较大事故。”杨建刚回忆说。

有一次,杨建刚和队友一起到宜宾市江安县光明煤矿进行安全预防性检查。“我们说要下井看看,但是矿上的负责人说什么也不同意,我们就觉得很奇怪。”杨建刚说。在仔细盘查后,该矿负责人终于吐露实情:原来,在杨建刚一行人来到矿上之前,该矿发生了冒顶事故,1名矿工正被困井下。

得知这一消息后,杨建刚立马换了衣服,带队下井开展救援。

在井下,杨建刚指挥队员将削尖了的树干插入被困矿工头顶上方的煤堆,防止碎石滑落。随后,杨建刚便采用“掘小巷”的救援方式,一点一点地向被困矿工掘进,终于赶在被困矿工窒息休克之前,把救命的氧气送到矿工口中。最终经过近5个小时的奋战,安全救出了被困矿工,而杨建刚已经全身湿透了。

作为一名矿山救护队员,杨建刚十年来先后参加各类事故灾难抢险救灾40余次,救出遇险人员21名。“在救护队要是没救出过人,我就白干了!”杨建刚说。

但是,在事故现场,身为救护队员的杨建刚不得不面对很多复杂的局面。

2010520日,宜宾市长宁县玛瑙煤矿发生一起透水事故,8名矿工被困井下,生死不明。杨建刚接到命令后立即赶赴现场。在救援指挥部,被困矿工家属情绪失控,哭着喊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为了尽快搜救失踪矿工,安抚家属情绪,救援指挥部精选了8名救护队员组成侦察小队下井勘察,而拥有多次井下救援经历的杨建刚再次被选中,和7名队友一起,深入井下事故现场。

“这起透水事故是因为井下采掘时打穿了一个尾矿库,积水倒灌引起的。原来的巷道已经下不去了,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在矿上工作人员的指导下,打通了一个封闭已久的巷道。”杨建刚说。新巷道垂直高度100多米,坡度在60度至70度之间,水深达1.8米。“我一下去,整个人就被淹没了,救援工作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杨建刚说。

在水下摸爬滚打了几个小时后,杨建刚终于在井下的一块高地上发现了2名因体力不支而晕倒的矿工,这给了侦察小队很大鼓舞。队员们立即分工,4名队员将2名生还者安全送出,而杨建刚则和另外3名队员继续在事发地点搜救,终于发现了6名遇难矿工的遗体。

“由于在水中浸泡了太久,遗体已经高度肿胀腐烂。”据杨建刚回忆,即使他戴着呼吸自救器,也能闻到腐臭味。

正常情况下,侦察小队找到了失踪的矿工遗体,搜救任务就已经完成,只需等待抽完水后,用机械来搬运遗体就可以了。但是想起悲痛欲绝的矿工家属,杨建刚便主动要求靠人力把遗体托举出井。

队员们在水中,2人一组,采取肩扛背驮的方式,小心翼翼地把遇难矿工遗体托举出井。“由于巷道有坡度,在托举出井的过程中,几乎每名队员都被淋了尸水,身上起了很多红斑。”杨建刚告诉记者,“我们领导都吓坏了,赶紧叫来防疫部门的同志,认真开展消毒诊疗工作。”

 

2010414日,青海玉树发生地震,宜宾市矿山救护队受命奔赴抗震救灾一线。

“我们当时和达州市救护队一起,共34名队员奔赴灾区,到玉树的时候就有2名队员出现高原反应。由于海拔高,第一晚根本睡不了觉,帐篷也不够用,有的队员就睡门板,身上裹一件棉大衣,早上起来时,大衣上全是冰。”杨建刚说。

在赶路时,很多队员由于出现高原反应而体力不支,在救护队终于攀上海拔5200米的高山时,34人的救护队只剩下了8人,其中就包括杨建刚。

由于当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8人小队在选择继续向前走还是原路返回的问题上出现了分歧。幸运的是,踌躇不前的救护队碰上了一位老红军,在说明来意后,老红军托人用摩托车将8名队员送到仲达村的一处寺庙。

“当时,当地大部分受灾、受伤人员都在这座寺庙里。我们将急救药品送到因交通阻断而与外界失去联系的仲达村和毗邻的电达村,并将两个村的受灾情况报告给救援指挥部,及时建立灾区和外界的联系。”杨建刚告诉记者。杨建刚和另外7名救护队员组成的8人尖兵队,后被称为“打通生命线的八勇士”,救援事迹被媒体广泛报道。

杨建刚告诉记者,作为一名救护队员,在救援过程中必须不畏艰难、顽强拼搏。而这样的人生观、价值观,则形成于2008年汶川地震救援中。

地震发生当晚1130分,宜宾市矿山救护队接到命令,奔赴震区开展救援。513日凌晨5点左右,救护队抵达德阳市汉旺镇。

“学校里堆着书包,活着的人都裹着床单,目光呆滞,生命真是太脆弱了。”杨建刚告诉记者。此情此景,救护队员顾不上休息,在后援补给未到、缺乏重型机械、余震不断的情况下,立即投入到紧张的搜救工作中。

“我在东方汽轮机厂职工宿舍附近搜救时,猛地听到废墟里有哭声,断断续续的。”拥有多次救援经历的杨建刚感到很兴奋,“这说明还有幸存者。”

在没有任何探测仪、没有起重机等辅助工具的情况下,杨建刚和队友们犯了难:怎样才能从废墟中成功救出幸存者?

“救援工作就是与时间赛跑,一点儿耽误不得!”杨建刚说。没有办法,只有“挖小巷”了。

在队友的帮助下,经过近8个小时的连续徒手作业,杨建刚终于开拓出一个坡度40度左右、能容一人匍匐通过的“小巷”。杨建刚用安全绳把自己的双脚系牢,一头扎进“小巷”里,一边徒手清障,一边搭建支护,逐步向幸存者掘进。

“当我看到幸存者的时候,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杨建刚说。

在探照灯的光亮下,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露出一张满是泥灰的脸,眼睛呆呆地看着杨建刚,男孩的身上是一个身体成弓形的女人。“那是男孩的母亲,在地震发生的一刹那,母亲本能地护住了自己的孩子。”杨建刚至今回忆起当时的情形,眼中仍闪着泪光。他对男孩说:“幺儿(四川方言中,子女不论男女长幼,父母疼爱,都会称幺儿),莫怕,叔叔马上接你出去!”小男孩还是呆呆地看着杨建刚,突然间“哇”地一声就哭了。

也是从那时起,杨建刚真正明白了救援工作的意义所在。

余震不停地摇晃着废墟,队友从外面递进来一块木板,杨建刚把它垫在小男孩屁股下面,自己用臂膀护住小男孩的上身,用手捂住小男孩的双眼。队友一寸寸地拉拽安全绳,杨建刚和小男孩也一寸寸地从废墟里向外面挺进。巷道中,却是血迹斑斑。成功救出小男孩后,杨建刚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被废墟里的碎石磨碎了,肚子、腿都被划破了。

“当时没感到疼吗?”记者问。

“真正投入到救援工作中后,就感受不到其他的了。”杨建刚说。为了成功救出小男孩,杨建刚的身体几近虚脱。但在短暂地休整后,他又出现在救援现场,在接下来的7天里,杨建刚和队友成功救出了8名幸存者,并帮助上千名受灾群众安全转移。

由于在地震救援过程中表现出色,杨建刚被四川省安监局评为“抗震救灾先进个人”。

 

2015年,全国上下拉开了精准扶贫的大幕,宜宾市安监局对口帮扶团胜村。面对进村入户、驻村帮扶,许多人迟疑,甚至退缩了。杨建刚则义不容辞,欣然接受组织安排,来到团胜村担任第一书记。

杨建刚的宿舍是一间四处漏风的竹板房,屋子里放着一双靴子、一个桶、一个脸盆。杨建刚对记者说:“桶是用来冲凉的,天热的时候,往桶里倒点凉水,冲一下,才能睡着。”宿舍夏天特别闷热,冲一次凉可以凉快半个小时,刚要睡着的时候,又热醒了,就再冲。冬天宿舍湿冷,棉被也是潮的。

在这样的环境下,杨建刚住了一年。宜宾市安监局局长张琦说:“杨建刚能够坚持下来,而且确实取得了成绩,说明我们选对了人。”

一年的时间里,在宜宾市安监局的支持下,杨建刚和村支部、村委会发动村民力量,修订全村发展规划,拟定发展项目。养牛专业合作社建起来了,67户贫困户养起了肉牛;蓄水池和供水系统修起来了,家家户户有了“自来水”;危房改造工作落实了,11户贫困户住进了新房;学校有食堂和操场了,58名小学生在平整的操场上开心地奔跑……

凡百事之成也,必在敬之;其败也,必在慢之。

“一个人在一个岗位,要实现自身价值,就要先做合格,再做优秀,我一直这么坚持。”杨建刚说。

本报记者 左希斌

中国安全生产报:救人,他永远拼在第一线——记四川省宜宾市安监局矿山救护队队员杨建刚
   相关链接
    责任编辑: 王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