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应急救援指挥中心
  个人邮件
首页 > 矿山救援指挥中心 > 正文
一方有难八方援 抢险救援见精神——山东煤炭系统350人参与平邑县“12.25”石膏矿垮塌事故救援侧记
国家安全生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网站 2016/01/11 稿件来源:安全监管总局人事司(宣教办)
【字号 打印本页

一方有难八方援 抢险救援见精神

——山东煤炭系统350人参与

平邑县“1225”石膏矿垮塌事故救援侧记

临矿集团救护队地面排险 李振营摄

20151225756分,因临近的废弃石膏矿采空区大面积垮塌,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保太镇玉荣商贸有限公司石膏矿发生垮塌。当时,该矿井下有作业人员29人,4人脱险,25人被困井下。截至2016177人获救,1人遇难,4人取得联系,仍有13人下落不明。

山东煤矿安监局在接到山东省政府和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救援指令后,立即组织山东省内有关矿山救护队、专家、施工队参加事故救援。临矿集团、枣矿集团、兖矿集团、淄矿集团和龙矿集团5支救护队先后抵达事故矿井,争分夺秒施救。5支救护队共出动11支小队、128名指战员,出动卫星通信指挥车、救援指挥车、装备车、救护车共17辆,携带生命探测仪、破拆器等装备仪器300多台(件)。新矿集团、肥矿集团还调集了111人的地面施工队参加救援。

根据救援指挥部的安排,事故现场救援领导小组随即成立。枣矿集团董事长刘成录任组长,临矿集团董事长张希诚任副组长。兖矿集团、枣矿集团、临矿集团、新矿集团、淄矿集团副总经理,山东黄金集团有关公司的安全总监以及各个煤矿救护队大队长为成员。领导小组下设现场抢险、现场施工、技术、后勤保障、调度秘书、服务6个工作小组,24小时值守,根据井下救援情况,及时研究、调整、完善救援方案。

据了解,山东省煤矿共有11支专职矿山救援队伍,其中有大队7支、独立中队4支,这其中有中队32支、小队105支,有指战员1218人;有兼职救援队伍123支、小队197支,有兼职救护队员2000余人。建立完善了以专业救护队伍为骨干、兼职救护队伍为补充的覆盖全省矿山的应急救援队伍体系。

其中,兖矿集团救护队为国家区域矿山救援队伍,淄矿集团、新矿集团、枣矿集团、肥矿集团、龙矿集团救护队为国家矿山应急救援骨干队伍。淄矿集团、枣矿集团、龙矿集团救护队还分别是山东省鲁东、鲁中、鲁南非煤矿山救援基地。

据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救援指导组成员、山东煤矿安监局局长王端武介绍,山东煤矿矿山救援队伍是支作风优良、技术过硬、敢打硬仗的优秀队伍,在历次重大事故救援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新中国成立以来,山东矿山救援队伍共处理各类矿山事故7698起,3869人经抢救脱险。其中,处理非煤矿山事故77起,482人经抢救脱险。2003年,淄矿集团在淄博市奎一村页岩矿“1114”透水事故中,成功救出22名被困矿工。2005年,枣矿集团在八一煤矿“414”透水事故中,历时10昼夜,成功救出5名被困矿工。2010年,龙矿集团在招远罗山金矿“86”火灾事故中,成功救出44名被困矿工,得到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山东省委省政府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救援指导组组长、国家安全生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副主任高广伟说,“1225”石膏矿垮塌事故现场,除了国家安全监管总局调集的国家矿山应急救援淮南队52人、国家矿山应急救援大地特勘救援基地32人外,井下主要救援人员都是山东煤炭系统的队伍,他们作风扎实、经验丰富、克服种种困难,发扬敢于担当的精神,值得学习。

临矿集团救护队 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20151225,临矿集团救护队副大队长兼总工程师郑培永当日的工作是安排救护队员在办公楼二楼进行苏生器操作训练。

郑培永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临矿集团副总经理石富山的电话:“平邑石膏矿发生垮塌了,立即赶往现场救援!”

郑培永立即从二楼跑向一楼,拉响了警铃,“必须多带顶板支护工具”。1026分,郑培永与10名救护队员坐车出发。

1250分,他们到达平邑石膏矿救援现场。这是平邑垮塌事故发生后到达的第一支专业救护队。

到达现场后,他们被派往4号井展开救援。初步判断,10余人可能被困在4号井井底车场。当时的情况是,井架已经歪斜,井口部分开裂了30厘米,罐笼被卡在里面动弹不得。郑培永立即带领队伍转入1号井地面搜救。此后,他们又转入井下,协助枣矿集团救护队,将被困矿工救出。

按照救援指挥部的安排,他们现在已经转入井下水位观测和排水管理工作,每天定时定点检查井下水位变化。

枣矿集团救护队 11小时救出7名矿工

201512251330分,枣矿集团救护队大队长刘金辉带队进入1号井井下11路平巷搜救。

进入巷道冒落区50左右时,垮塌十分频繁。6名救护队员没有贸然前行。15时,他们升井后,向救援指挥部汇报了情况。

1530分,刘金辉带着总工程师程良秀、中队长姚海波以及石膏矿2名经验丰富的矿工,再次下井搜救。他们发现,穿过的两条下山,分别有大约7030度和5012度的长度、坡度,沿途垮塌非常严重,还有砂岩水出现。

怎么办?刘金辉从事煤矿开采30余年,对岩石力学比较了解。他想,虽然冒落不断,但是岩石的应力与能量已经初步释放,暂时不会再形成大面积垮塌,不过局部冒落随时都可能发生,砂岩水短时间内不会大量涌出。

他心里有了底,发出命令:探测人员抓紧对井下气体进行探测,搜救人员拉开距离前进。行进到第一个搜救点时,已经没有路了。救护人员只好用手扶着冒落的石块前进。每隔二三米就有块大石头。中途发生过3次冒落,他们都躲开并且快速通过了。进入该巷道约200,刘金辉突然停住,嗅了嗅说:“有烟味!这是有人释放的求救信号。”

进入该巷道300左右,他们在巷道左侧发现了1名双腿受伤的矿工。看到有人来,受伤矿工激动地说:“你们可来救我了。”

“还能走吗?”“哪里还有人?”刘金辉问道。这时他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呼救的声音,但是无法确定方向。

救援人员继续前行,又发现了5名矿工,其中3名矿工腿部受伤,无法行走,2名矿工受伤较轻。刘金辉立即向救援指挥部汇报。

随后,程良秀带领21名救护队员,分3个小组随身携带5副担架及医疗器材赶来。按照分工,每个小组由1名队员观察道路和顶板情况,其余6名队员负责搬运伤员。

“当时大家都很紧张,一心想着把人安全救出来。”中队长姚海波说。350的冒落区域,大家走了半个小时。救护队员不敢放下担架,大家的手都麻了,有时甚至需要一边爬一边拉。终于把矿工安全救了出来。

1930分,第一名矿工升井。2230分,第六名矿工升井。刘金辉没有休息,“还有人的声音,一定要找到第七名被困矿工”。

沿着先前搜寻的地点,他们又下井继续搜救,终于发现了第七名被困矿工。大量石块压住了矿工下身。由于没有救援工具,救护队员再次升井携带起重气垫和液压千斤顶。26日零时10分,第七名被困矿工终于被救了出来。此时,刘金辉和他的队友在井下已经奋战了近11个小时。

兖矿集团救护队 卫星通信指挥车上阵

20151225,是个很特殊的日子。我们在同一天奔赴两个地方救援,一队去平邑石膏矿事故现场,另一队则到深圳滑坡事故现场。”兖矿集团救护队大队长张军义说。

2513时,我们接到国家安全生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电话,让兖矿集团救护队先派专业人员开出卫星通信指挥车赶往平邑事故现场。”兖矿集团救护队中队长张祥忍说,“这辆卫星通信指挥车,可以通过卫星把救援情况像电视直播一样发送给国家安全监管总局,让总局领导第一时间了解救援情况。目前,这辆卫星通信指挥车在山东省煤炭系统还是首辆。”

2520时,在兖矿集团副总经理、安监局局长李佃平和副总工程师王振平的率领下,85名救援人员,携带救援装备,紧急赶往平邑石膏矿。

按照救援指挥部的安排,他们接替枣矿集团救护队继续寻找被困人员,同时负责打通通往4号井的救援通道。

此时,兖矿集团董事长李希勇也到达现场,并召开紧急会议,要求严格执行救援指挥部的命令;既要确保安全,又要加快救援;在有支护的前提下施工,有动力现象停止施工;科学制定施工方案,把方案传达到每个人。

李佃平把救援人员分成3支小队,每队有10名掘进工人和10名救护队员。以兖矿集团救护队为依托,井下建立了抢险救援基地,负责与井上救援指挥部沟通。他们制定了值班制度、应对措施,记录通话内容,确保24小时有人值班。

说起值班,张祥忍讲了一件事。他说,探测生命通道的第三天,井下有40多名救援人员。突然有人发现井下水位在往上涨,于是立即汇报给了值班室。听到这一汇报后,他们不敢犹豫,立即电话报告了救援指挥部。救援指挥部一声令下,救援人员全部紧急升井,保证了安全。

据张军义介绍,在井下探测中,他们使用了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人体搜寻仪进行搜救。该仪器可用于探测井下某一区域内是否有幸存者,并判断其方位。

由于垮塌,井下环境复杂、空间狭小,救援人员只能蹲着或弓着腰工作。有时刚刚支护完巷道,巷道就被散碎的岩石淹没了,只好重新布置,就这样反反复复。边支护边搜救,需要往施工地点搬运大量的支护材料。身体强壮的救护队员抬长6、重80公斤的钢轨,在开阔的地方健步如飞,但在井下却只能艰难前进。上山下山时,钢轨下滑,不方便搬运。为此,他们想了个办法:用绳子拴住钢轨,上山时拴住前头,下山时拴住后头。就这样把支护所需的材料一点点艰难地搬运了进去。

张军义说,目前他们的工作重心还是打通救援通道,“我们就是要与时间赛跑”。

 淄矿集团救护队 连续上夜班死守一线

“现在嗓子像冒烟一样,实在不行就吃点药,我们队员感冒的有好几个,但是没有人离开一线。”在事故救援现场,淄矿集团救护大队队长李刚业说。

截至记者采访当日,淄矿集团救护队2支小分队25人已经坚守在救援一线13天了。

据了解,李刚业团队的主要任务是在井下1号线负责支护清理,确保救援队伍顺利搜救。

“我们曾统计过,井下在6小时内冒落达到21次,最大块的冒落岩石占地面积有1.2平方米,岩石厚度有0.30.4。另外,顶板多处开裂,抢险救援的难度很大。”李刚业说。沿途全是碎岩,救护队边清理边垮塌,更可怕的是上部的老空积水,顶水作业时刻威胁着救护队的安全。

由于井下运输系统全面瘫痪,所有的支护和救援材料,全部是由人工运到一线的。“巷道倾角33度、上山距离220、运输距离1000余米,最重的材料有160公斤,更令人郁闷的是,由于反复垮塌,一个地方的支护有时要重复三四次。”李刚业说。

据了解,淄矿集团救护队都是在夜间工作。201611日前的工作时间是18时至第二天6时,目前排的工作时间是零时至第二天6时。连续的夜间作业对救护队员是个很大的考验。有的队员晚上下井,饿了就泡自己带的方便面。但大家都没有怨言。

龙矿集团救护队 灵活机动解决重点问题

20151225平邑石膏矿发生垮塌事故,山东省安委会电令救护队前往救援;2140分值班人员出动;26340分到达事故矿井;271020分救护四小队进入1号线进行侦察,重点探查1号线通往2号线巷道情况。”这是记者在事故现场看到的龙矿集团救护队队员写的工作日志。

龙矿集团救护队大队长徐孟利说,他们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工作日志每人都要写。

根据救援指挥部的安排,龙矿集团救护队承担救援期间24小时机动任务,负责落实救援指挥部临时安排的救援任务。

比如承担救援1号线、2号线、5号线的巷道探查任务,井下出水后水样的采集任务,1号井井底被淹后中央泵房水泵的开启任务,井下各作业地点、排水管路的24小时巡查任务,井下大巷破碎区域的巷道维护任务。

截至201615,龙矿集团救护队队员累计下井196人次。

据徐孟利介绍,在救援中,他们解决了不少重点难点问题。一是对救援通道的探查,使救援指挥部能够掌握井下现场情况,为制定方案提供了依据。二是提取井下突水水样,确保救援指挥部可以对水样进行分析化验,确定井下出水水源。三是在井底车场被水淹没的情况下,进入中央泵房开启水泵,防止1号井被淹没。四是在井下各作业地点及排水管路巡查,为工作人员提供安全监护。五是在1号井井口清点升井、下井人员。一旦遇到险情需要撤人时,可在最短时间内通知井下人员。六是对井下巷道破碎区域进行支护,防止巷道进一步垮塌,堵塞救援通道。

新矿集团施工队 修复巷道确保顺利搜救

“我们在井下施工,修复巷道和排水管路,确保救援人员顺利搜救。”在救援指挥部,新矿集团设备安装队队长陈志彬说。

据了解,新矿集团在接到指令后,立刻派出了90人的两组施工队。一组是矿建队,有60人,主要负责巷道施工、修复。另一组是设备安装队,有30人,主要负责在井下安装新的排水管路。他们还带了6台压风机、4604寸管路、460的电缆、3606寸管路。

“当我们进入4号井后,发现里面有很多积水。上部地层变形后,通过裂隙渗水,在巷道里有一定的积存,需要尽快把水位控制住。” 陈志彬说,“我们发现主要是井筒到泵房这一段距离排水不畅。原来该矿井筒的管路是4寸的,泵房管路是3寸的,不匹配,所以井下排水困难。我们把自己带的4寸管路换上,提高了排水能力,目前排水正常。”

新矿集团矿建队队长刘传明说,不断出现的新垮塌对已经构建好的生命通道造成破坏,他们需要一边疏通,维修巷道,一边处理冒顶,“相对正常掘进,这要复杂得多,我们采取了可靠的安全技术措施,确保救援人员的安全”。

刘传明告诉记者,他们每天下1次井,每班工作8小时,现在已经连着下了8天井,身体很疲惫,但为了能修复好巷道,救出被困矿工,辛苦也值得。

肥矿集团施工队 圆满完成注浆任务

201612,肥矿集团接到救援指挥部指令,该集团董事长朱立新立即安排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桑红星带领山东龙兴公司董事长付延强、副总经理张登军、总工程师宋建国等人,以及专业团队赶赴救援一线。抵达现场后,他们第一时间研究制定注浆施工方案,决定向4号井灌注双液浆,控制好双液浆凝固时间,阻止井壁淋水渗入井下,保证井下被困人员的安全。

136时,龙兴公司16名专业施工人员携带2NBB250-6注浆泵、1台一次搅拌机、1台二次搅拌机、电板、启动箱、注浆管路、井底混合器等注浆设备到达救援现场。一整夜未合眼的施工人员立即进行设备的组装、调试。他们会同北京中煤矿山工程公司研究员冯旭海现场进行了水泥、水玻璃凝胶配比实验,确定了注浆参数和注浆工艺。

1316时,二次搅拌池砌筑完毕,水池、水玻璃储浆池铺设好,注浆泵、搅拌机、绞车一次性调试成功。当日20时,施工队成功确定4号井垮塌物的顶界面在井深135处。

145时,施工人员穿上冰冷的工作服,又紧张地投入到工作中。7时,所有的注浆管路一次性成功下放到4号井井下135处。1245分,双液注浆开始。截至当日20时,施工队共注入水泥66吨、水玻璃64吨,浆液累计达106立方米,圆满完成了注浆任务。

完成注浆后,井筒水位呈上升趋势,这充分说明此次双液注浆取得了明显效果。

 

山东各救护队接警及到达时间表

临矿集团救护队

251025接警

1250到达

出动2支小队

23名指战员

枣矿集团救护队

251039接警

1250到达

出动2支小队

22名指战员

兖矿集团救护队

252020接警

2240到达

出动3支小队

36名指战员

按国家安全生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调度,山东省煤炭系统第一辆卫星通信指挥车于251510到达

淄矿集团救护队

251930接警

2330到达

出动2支小队

25名指战员

龙矿集团救护队

252040接警

26345到达

出动2支小队

22名指战员

新矿集团施工队

26600接警

930到达

出动技术、管理和抢险人员92

肥矿集团施工队

121040接警

1430到达

出动2支小队

21名指战员

淄矿集团救护队在井下 高文静摄

(中国安全生产报 中国煤炭报记者 高文静 王谦/文 安全监管总局通信信息中心 李振营/摄)

一方有难八方援 抢险救援见精神 平邑县12.25事故救援侧记
   相关链接
    责任编辑: 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