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应急救援指挥中心
  个人邮件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人民新闻:大山一样的坚守——来自"最美安全生产应急救援人"普洱市矿山救护队的报道
国家安全生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网站 2017/12/05 稿件来源:人民新闻
【字号 打印本页

四季如春的气候,让这里的山林格外葱郁,蓝天白云之下的普洱市因茶而闻名遐迩,道道山峦之间便是那蜿蜒盘旋的山路,昔日的茶马古道今天已然在演绎着“一带一路”的伟大。这里是祖国大西南边陲的发展重地,更是澜湄次经济区域的战略要冲。车行大山深处,一路风尘仆仆,带着一份内心深处的崇敬,我们将去感悟一支默默守护生命的特殊队伍山一样的坚守。

石墩子山在梅子镇老百姓心中是座神山,传说小娃娃要是命不好、多灾多难,就要平时涉水到山里拜大石墩子就能平安。如今,在遥远的大山里,在梅子镇老百姓心中,真真正正保护大家的是普洱市矿山救护队。不要膜拜,不要报酬,一个电话,他们就会出现在最需要的人的身边,只要老百姓喊了,他们就会来;只要有灾害让他们遇上了,他们就会去救人。他们就是生命的希望。

人民需要就是存在的价值

为什么大山深处会有这样一支队伍?

探寻建队的历史,我们了解到普洱矿山救护队的前身为1979年经省救护大队批准成立的胜利煤矿辅助救护队。2003年扩建成胜利煤矿矿山救护队。2005年列为普洱市矿山应急救援队伍,担负全市矿山应急救援任务。2006年在《云南省非煤矿山事故灾难应急预案》中将普洱市矿山救护队纳入云南省非煤矿山应急救援队伍之一。2008年在省政府召开第八次常务会议上被任命为云南省省级应急救援队伍,主要担负普洱、西双版纳两个州市煤矿和非煤矿山的事故现场勘察、抢险、救护等急、难、险、重的工作任务,隶属普洱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管理,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省救援指挥中心指导调遣。

救护队队长罗朝华介绍说,经过多年不断的努力建设,目前,救护队按中队的建制重新优化配齐配强指战员,现设3个救护小队,在册人员37名,全队平均年龄29.6岁,全体指战员都参加过国家、云南省举办的应急救援培训并取得合格证,全部指战员已达到规程、规范的规定要求,队伍实行准军事化管理,24小时中队指挥员带班值班制度。同时,中队根据实际管理需要制定了《普洱市矿山救护队指战员工作职责及工作制度》,其中包含了38项工作制度和工作职责。矿山救护队质量标准化为国家二级,是普洱市唯一一支矿山应急救援专业队伍。

走进梅子镇边的救护队驻地,五面红旗飘扬在青翠的山谷中,救护队员橙色的队服显得格外亮眼。简单的小楼前有一块训练场,没有救援任务的时候,队员就在这里做各种各样的体能、技能训练。他们每天6:30起床操课,随后是队列、装备操作与保养、医疗急救和一般技术操作(木板密闭、砖密闭、架木棚、安装风机和风筒、安装高倍数泡沫灭火机等)、业务理论学习……这样的生活单调、寂寞,可是就为了那万分之一发生事故的概率,他们就必须坚守,安安静静地做一支默默的铁军。

集合的警铃响起,1分钟内,队员们迅速从四面八方集结到训练场前。他们个个皮肤黝黑,眼神坚定,如果不是身着桔红色的救援队服,你一定会以为队员是那哀牢山里的猎人,从他们身上几乎找不到现代人的焦躁和功利。他们中最大不过40多,最年轻的21岁,不少人的家并不在当地,拿着平均两千多的工资,远离开父母,驻守在这大山的中央。

为什么你们愿意这样坚守?

“在来救护队以前,我是矿山的矿工。因此,我最了解一旦事故发生,矿工们最需要怎样的救援。”罗朝华说,“我们不去救人,他们该怎么办呢?”这个高个的哈尼汉子身上有种大山子民特有的羞涩。他的朴实真心告诉我们:危难时,救护队是受困者唯一的希望。

21岁的周江龙是队伍里年龄最小的一员,他也是一名退伍军人,从部队回来也曾憧憬过外面的大世界,但一旦走进救护队的大门,他就仿佛找到了归宿,尽管训练很苦很累,但一想到救援成功时老百姓纷纷赞许的场景,心里的使命感和自豪感总是油然而生!

他们的坚守是职业,是责任,更是使命!

行动中领悟拯救生命的意义

20131014日,云南澜沧铅矿有限公司老厂矿山发生一起顶板事故。普洱市矿山救护队进行了连续96小时的抢险救援,可是抢救出的2名矿工遇难了。

罗朝华哭了。

要是我们能再快一些,或许就能救出更多的生命。罗朝华和救护队暗下决心要不断加强自身能力,去与死神搏斗。

同样的场景周江龙也经历着,那是一场严重的车祸,一家三口严重受伤。周江龙说,当他奉命赶到时,车祸中奄奄一息的母亲用微弱的声音召唤着他“快,先救我的孩子”,这是危难中的期盼,更是一种生命的托付,面对这种交通事故的“跨界”救援,周江龙恨不能再多一些救援技能和本领,能够第一时间救出遇险者。

“我们队长来了以后,救护队有了质的变化。”在救护队员心目中,罗朝华是一个敢想敢干的领路人。他23岁刚进救护队时,整个队只是胜利煤矿最小的部门之一,一排低矮的房子,七八个人,工具简陋,没有专业训练。

论语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正是有着这样的一个信念,在他心中“学到老,活到老”是内心深处的呐喊,他始终坚信“人才书本出”的道理,不断磨练自己从煤矿采煤一线的矿工到班组长、矿山救护队员、矿山救护队小队长、矿山救护队长。在他心中无论是一名队员,还是一名指挥员,都不能放弃学习,必须以专业知识为血液,以实战经验为兵器,以提升应急救援专业知识和业务技能为核心。

罗朝华带领救护队从低矮的危房搬迁至救护办公楼,把指战员身上背负的笨重落后的国产氧气呼吸器更换为安全轻便的德尔格正压氧气呼吸器,特别是配备了各种侦查传输系统、生命探测仪和侦检分析、破拆支撑、个人防护、灭火装备等上百余台套现代化组合套装救援装备,真正使救护队从弯道超车,实现了质的飞跃。

在省安监系统,普洱安监系统的支持下,普洱市矿山救护队不断扩充,建设成了区域性的救援综合基地。基地设有办公室、值班室、装备库、培训室和模拟训练巷道、体能训练场地等配套齐全的基础设施。矿山救护队先后投入上千万元,装备4辆救援车辆以及高倍数泡沫灭火机、单兵无线音视频侦查传输系统、生命探测仪和侦检分析、破拆支撑、个人防护、灭火装备等上百余台套现代化组合套装救援装备。

同时,云南省安全生产应急救援物资普洱储备库也设在了普洱市矿山救护队。现共储备各类物资装备125类·套,价值610万元。为加强和规范普洱储备库的储备和管理,明确储备库监管和管理单位职能职责,成立了普洱储备库的组织管理机构,制定《云南省安全生产应急救援物资普洱储备库管理办法》,落实普洱储备库管理制度、工作职责,明确监管单位和管理单位的管理责任、职责、权力、义务,日常管理遵循“按需储备、管理有序、保质保量、统一调用、确保应急”的工作原则,按规定对检测仪器进行校验标定,储备的装备物资做到货架整齐、物品洁净、分类存放、标签明确、记录完整、出入库手续完备和完好可用。

其中配备的正压氧气呼吸器、单兵无线音视频侦查传输系统、生命探测仪、重型救援支撑住、重型起重气垫、液压破拆装置、红外线热成像仪等装备仪器在以往的应急救援处置中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专业队伍与先进设备的良好结合为今后应对各种应急救援任务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守一方水土保一方平安

梅子镇不大,跟救护队员们一同上街走一趟,总是不断有人给他们打招呼,就像招呼自己家的亲人一样。

的确,救护队就是这样一个随时在老百姓身边的守护神。

普洱市矿山救护队主要担负普洱、西双版纳两个州市煤矿和非煤矿山的应急救援工作任务,服务区域南北纵距416Km、东西横距386Km,且服务区域内灾害性质恶劣,企业规模小、应急基础建设薄弱,应对灾害事故风险能力普遍较低。

这样的环境中工作,往往是哪里发生事故就要往哪里赶,经常是上一个任务还未完成,或者是刚刚结束工作在回家路上,就接到下一个任务。

罗朝华介绍说:“我们这个矿山救护队跟其它队伍有很多不同。开始是为煤矿救援为基础组建起来,但是随着队伍发展纳入了市级管理的救援队伍和省级救援队伍以后,应急能力保障处置能力不断提高,现在就是煤矿救援只是一个基础,我们的救援涉交通、隧道、塌、地震,火灾等等一系列的救援。我们驻扎在四县交界处,周边一些地方上的服务、救援我们都要参加,甚至还帮老百姓掏过马蜂窝。”

“家离救护队有200公里左右,来救援队后就很少回家,”周江龙如是说,即使回到家,也总是担心电话响,“电话一响肯定就是有任务,无论什么任务,只要有需要我们就得去”,“出任务前我一般都不给父母说,怕他们担心,救援工作肯定有危险,但作为救护队员,我必须履行自己的责任。”来救援队不到两年,还是单身的队员周江龙平静的讲述着他的日常生活,他若有害羞的浅笑着说太忙了,都顾不上谈恋爱!

建队以来,普洱市矿山救护队共处置各类事故222起,出动459.次,抢救遇险人员33名,抢救遇难人员26名,抢运各类设备、物资1000多台套,挽回经济损失4000多万元。其中:成功完成勐先大箐铜矿“7·25”顶板事故和宁洱县“3·24”、“10·13”交通事故的应急救援,抢救出遇险人员10名。奉命处置景东县正邦矿业有公司4#矿井“6·09”非煤矿山瓦斯爆炸事故、普洱市思茅区六顺乡炮掌山村溶洞尸体打捞事故、西双版纳尚岗宏源煤业有限责任公司“8·18”重大火灾事故、澜沧县芒东二矿“8·03”较大水害事故、云南澜沧铅矿有限公司老厂矿山“10·14”较大顶板事故和景谷县“10.7”地震等突发事故的应急救援,共抢救遇难人员25名。在西双版纳尚岗宏源煤业有限责任公司“8·18”重大火灾事故中,这支饱受磨练的铁军们不畏艰险、身先士卒,连续奋战灾区一线,凭借着过硬的救援能力、丰富的救援经验以及过人的判断力,在极其恶劣的救援环境中出色地完成了指挥部交办的每一项救援任务。

 

人民新闻:大山一样的坚守——来自"最美安全生产应急救援人"普洱市矿山救护队的报道
   相关链接
    责任编辑: 杨宇虹